<<返回上一页

有一种美,老了才看得见

发布时间:2017-11-09 12:40:23来源:未知点击:

繁�w中文 这把年纪,就是图一个舒服,就像我看到别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同样心情愉快 我有很多忘年交,平时彼此不打扰,偶而有兴致了,便约著吃饭喝咖啡看戏她们有作家、教授、企业老板、舞蹈家、音乐家甚至艺术创作者,无论年纪与资历都足够做我的长辈,多半处于退休状态,不再介入热闹的活动,甚至也不举办派对或家宴了,却待我有如亲姐妹,没有尊称地直呼名字如同辈,有体力时便要相见,享受一餐美好的时刻 尽管早已退休也不参加重要公开活动,她们却总是精心打扮后,才见朋友,维持让人赏心悦目的美德 前几天从美国坐15小时飞机返台,闹时差时,便整理橱柜,看见许多褪色的旧照,用手机拍下留念其中有几张是去纽约探望蒋夫人时的合照,朋友见了说:“百岁老人还妆容精致,真不容易!”那个年代的女人,无论几岁,把自己整理好才见人,是基本礼仪,我们都忘了 http://mat1.gtimg.com/fashion/ruliu/601/4 然而,她们从未介意我的粗枝大叶,素头素脸大衬衫大宽裤地出现,甚至脚上是彩色袜子套个大拖鞋朋友说:“你自己舒服最重要”这把年纪,就是图一个舒服,就像我看到别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同样心情愉快 四十岁那年,我以为自己步入老年,该退休无所事事才是,却事与愿违地又多折腾了二十年,只是比较从心所欲,而不需要谨慎小心地有多重顾虑五十岁那年,才明白仍在舞台上活跃的林丽珍老师说的:“五十岁是女人最好的年纪,开始懂得享受人生了,做什么不做什么都舒服”转眼我已六十,跟这个年纪该奋斗的各种病痛不适相处了一段时间,也尝试过许多奇奇怪怪的治疗方法最后,我们的结论都一样,避免过度治疗,能做的只有:“减少疼痛,学习与衰老相处” 无论我在忙什么,只要忘年交出现,我一定且必须挪出时间相见除了清楚明白这通电话出现不易,且知道这绝对是难得开心的一刻正如某回朋友忽然来电说明自己曾经大病且得了严重的忧郁症,如今好了我知道,她们消失时,就是在与病魔奋斗,能出现,就是好消息 昨日在海上与晃动的浪涛奋斗,挣扎在要不要呕吐的艰难决定之间,救生员来回慰问,却也很识相地在我摆手时立即离开是的,若非求救,请勿相扰人在挣扎时,已经没有力气回应你的问候,不管是否出于善意 http://mat1.gtimg.com/fashion/ruliu/601/3 在我越来越老之后,反而经常听到赞美:“你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漂亮,现在也很好看”哈哈!我年轻的时候,可从未听过人说我漂亮但,我忽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在翻阅旧照里,找到了认识自己的瞬间 我没有好看过,直到老去老了,有种释怀,让人的线条呈现美感 就像我很喜欢看到忘年交们,不仅仅是因为她们赏心悦目的妆容,当然也包括了朋友之间的彼此疼惜与慈爱更神奇地,我在那些下垂的皱纹之间,阅读出无与伦比的美感,岁月换取的线条,竟似比昂贵的化妆品与时装更具神奇魅力于是,我看见了那与生老病死奋战过后的光辉,自己也彷�繁蛔⑷胍恢治氯幔�在举杯问候时,绽放无尽的开怀 我们总是忍不住同声赞叹这几近完美的一餐:“好享受啊!谢谢你!幸福的一天”我知道,这样的幸福,只有这一次,而每次都像是捡到的,不一样,而我们仍会感到幸运 这把年纪,就是图一个舒服,就像我看到别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同样心情愉快 我有很多忘年交,平时彼此不打扰,偶而有兴致了,便约著吃饭喝咖啡看戏她们有作家、教授、企业老板、舞蹈家、音乐家甚至艺术创作者,无论年纪与资历都足够做我的长辈,多半处于退休状态,不再介入热闹的活动,甚至也不举办派对或家宴了,却待我有如亲姐妹,没有尊称地直呼名字如同辈,有体力时便要相见,享受一餐美好的时刻 尽管早已退休也不参加重要公开活动,她们却总是精心打扮后,才见朋友,维持让人赏心悦目的美德 前几天从美国坐15小时飞机返台,闹时差时,便整理橱柜,看见许多褪色的旧照,用手机拍下留念其中有几张是去纽约探望蒋夫人时的合照,朋友见了说:“百岁老人还妆容精致,真不容易!”那个年代的女人,无论几岁,把自己整理好才见人,是基本礼仪,我们都忘了 http://mat1.gtimg.com/fashion/ruliu/601/4 然而,她们从未介意我的粗枝大叶,素头素脸大衬衫大宽裤地出现,甚至脚上是彩色袜子套个大拖鞋朋友说:“你自己舒服最重要”这把年纪,就是图一个舒服,就像我看到别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同样心情愉快 四十岁那年,我以为自己步入老年,该退休无所事事才是,却事与愿违地又多折腾了二十年,只是比较从心所欲,而不需要谨慎小心地有多重顾虑五十岁那年,才明白仍在舞台上活跃的林丽珍老师说的:“五十岁是女人最好的年纪,开始懂得享受人生了,做什么不做什么都舒服”转眼我已六十,跟这个年纪该奋斗的各种病痛不适相处了一段时间,也尝试过许多奇奇怪怪的治疗方法最后,我们的结论都一样,避免过度治疗,能做的只有:“减少疼痛,学习与衰老相处” 无论我在忙什么,只要忘年交出现,我一定且必须挪出时间相见除了清楚明白这通电话出现不易,且知道这绝对是难得开心的一刻正如某回朋友忽然来电说明自己曾经大病且得了严重的忧郁症,如今好了我知道,她们消失时,就是在与病魔奋斗,能出现,就是好消息 昨日在海上与晃动的浪涛奋斗,挣扎在要不要呕吐的艰难决定之间,救生员来回慰问,却也很识相地在我摆手时立即离开是的,若非求救,请勿相扰人在挣扎时,已经没有力气回应你的问候,不管是否出于善意 http://mat1.gtimg.com/fashion/ruliu/601/3 在我越来越老之后,反而经常听到赞美:“你年轻的时候一定很漂亮,现在也很好看”哈哈!我年轻的时候,可从未听过人说我漂亮但,我忽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在翻阅旧照里,找到了认识自己的瞬间 我没有好看过,直到老去老了,有种释怀,让人的线条呈现美感 就像我很喜欢看到忘年交们,不仅仅是因为她们赏心悦目的妆容,当然也包括了朋友之间的彼此疼惜与慈爱更神奇地,我在那些下垂的皱纹之间,阅读出无与伦比的美感,岁月换取的线条,竟似比昂贵的化妆品与时装更具神奇魅力于是,我看见了那与生老病死奋战过后的光辉,自己也彷�繁蛔⑷胍恢治氯幔�在举杯问候时,绽放无尽的开怀 我们总是忍不住同声赞叹这几近完美的一餐:“好享受啊!谢谢你!幸福的一天”我知道,这样的幸福,只有这一次,而每次都像是捡到的,不一样,而我们仍会感到幸运 老了,更是一种持重的美    老了,更是一种持重的美 真的是这样 真的是这样 老了,自我感觉更好有这种心态,也是一种美 老了,自我感觉更好有这种心态,